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动汽车

谁租了我的左手之左手玫瑰

来源:都爱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赶到自习室,江柏看到坐在云朵身边的薛奇。云朵一脸不耐烦地忍着用爱慕的眼神看着她的薛奇。薛奇应该是看他死了,所以就急着来缠云朵了。

薛奇看到江柏,惊讶地站了起来。他指着身上还沾着泥土的江柏,道:“你不是死了吗?你是人,还是鬼?”

江柏冷笑数声:“我这就是来找你偿命的。”说完,就冲了过去,正要和薛奇大打出手。“啪”地一声,全场震惊。

如果江柏打薛奇,在自习室的同学都不会惊讶。但,江柏的左手竟然打了云朵一个巴掌。

云朵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江柏,江柏连声道:“不是我、不是我。”才说完,他的左手又打了云朵一个耳光。

云朵推开要解释的江柏,留下一句“我们分手”就哭着跑了。

薛奇似笑非笑地看着江柏,江柏冲动地想揍他几拳,但他的左手完全僵直,将他整个人钉在原地。

江柏愤怒地捏紧自己的拳头,看着薛奇追着云朵而去。此后,每次碰到云朵,江柏的左手都会想打云朵,但最后都会被新任的护花使者薛奇给挡住了。

一定是薛奇动的手脚。薛奇租他的手打云朵,云朵就会和他闹别扭,薛奇就乘虚而入。

不能让薛奇的奸计得逞。云朵不接江柏电话,江柏就给云朵发短信,将“出租左手”事件写给了云朵。

云朵终于接了他的电话,她声音非常冷漠:“你是在和我讲鬼故事吗?你不是说9月20日你会被自己的左手扼死吗?今天都25号了,你都没死。要编故事也编的像样点。”

江柏对天发誓,云朵还是不信:“如果明天你租别人的手杀了薛奇,我就信。”气冲冲地丢下这句,就挂了电话。

江柏听了云朵的气话,竟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既能解气,又能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

小坟场还是和以前一样寂静。江柏这次是白天来的,他穿梭在几十个坟墓中间,寻找合适的“左手”。这个小坟场挺有意思的,所有“左手”的主人竟然都是他们学校的。一路上都没找到空闲的“左手”,他走到最后的墓碑,竟然发现上面是范溪的照片。

范溪怎么也出租左手?不管了,现在正好。

天黑后,点燃三根香,插到墓前,江柏道:“左手中介,我租范溪今晚的左手,要他杀了薛奇。”他将预先准备好的五张一百的人民币,用石头压在坟墓前。

才刚做完这个动作,钱就不见了。江柏心里一喜,知道成了。他喜滋滋地给云朵报了信,让她今晚看戏。

江柏叫云朵约薛奇到学校湖边一处叫小桂园的凉亭。而他就打电话给范溪:“你今晚九点来小桂园,我有事要告诉你。”

范溪的声音有些恍惚,“我正好也有事告诉你,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紧要关头添什么乱。江柏心里不屑,语气还是很温和:“你九点到小桂园来告诉我吧。”

小桂园离路灯比较远,凉亭里比较昏暗。江柏和云朵提前躲在凉亭五米远的距离,用树挡住身形。

薛奇准时来到凉亭,一脸高兴地坐在木椅上等待佳人来到。江柏得意偷笑,待会有他好看的。

九点过了,范溪还没到。等到三人都有些不耐烦了,范溪才姗姗来迟。

范溪根本就没打理自己,全身邋遢地晃悠悠地来了。进了凉亭,范溪很惊讶地发现坐在凉亭的是薛奇。说他惊讶还是轻的,应该是恐惧、惊惧、畏惧。

薛奇见来的人是范溪,有些不耐烦:“我现在有事儿,你快走。”突然,薛奇大喝:“这把刀怎么会在你手上?”

范溪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一把尖利的刀握在左手,听到薛奇的大喝,手畏惧地抖了抖:“我也不知道。你不要过来,这把刀就是你的凶器,你是杀人犯。你杀霍凯的时候,我就躲在旁边,后来我就把你埋的刀给挖了出来。”

江柏一惊,范溪、陈军、他竟都是薛奇杀霍凯的目击者。

薛奇要上前去抢,他们转眼间就滚到了江柏他们面前。范溪的左手异常灵敏而迅速,它握着刀狠狠地刺进薛奇的胸口。血呼啦啦地冒出来,薛奇死了,范溪的左手还是一直地用刀继续捅。

江柏突然被人推了出去,正好落在薛奇的胸口。尖刀来势汹汹,江柏躲闪不及,不由自主地拿左手去挡。他的左手被刀砍断了,他在地上发抖。

云朵朝着痛苦不已的江柏诡异一笑,消失在了黑暗中。

范溪拿着血淋淋的刀,失神地看着江柏:“我要告诉你的秘密是,云朵的前男友是霍凯。”

第二天,云朵熟门熟路地来到小坟场,和看门大爷打招呼:“霍爷爷好。”

看门大爷是霍凯的爷爷。霍凯是他爷爷一人带大的,他曾告诉云朵,工作后会好好报答爷爷。但突然他死了,他爷爷也没人奉养。他爷爷有骨气,不肯让云朵养。云朵就想起了霍凯曾告诉过的一个家乡秘术,利用这个秘术赚取霍爷爷养老的费用。

出租左手。收集无名人士的骨骸,建一个收留他们这些孤魂野鬼的坟场,让这些鬼魂做左手中介,赚他们的香火钱。霍爷爷也会在其中抽成。

人类爱玩借刀杀人,左手出租才会那么火爆。

她先到陈军“出租左手”的墓碑前,从土里挖出了智能手机以及两个小音箱。陈军的鬼魂根本就不存在,云朵在陈军生前花钱让他念云朵写的很多台词,后面说“薛奇杀霍凯”的事也是陈军告诉云朵的,她将这些都录了下来。

半年前,薛奇爱慕云朵,但云朵暗恋霍凯,但霍凯是薛奇的室友。为避免尴尬,云朵和霍凯就开始了地下恋情,薛奇发现后,一时激愤杀了霍凯,被陈军发现。陈军为发财威胁薛奇,薛奇十分愤恨。

云朵那时候追查霍凯的死因,花钱将陈军的嘴打开,从而知道薛奇是凶手,范溪、江柏也是目击者。他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薛奇杀了霍凯。

云朵开始了她的报复计划。她和好控制又喜欢她的江柏在一起。先是引诱爱钱的陈军出租左手,接着故意让江柏有“经济危机”,再让想报复陈军的薛奇租陈军的手。等时机成熟,再向薛奇抱怨江柏的无聊,希望薛奇想办法在不影响她名声的情况下,让江柏离开她。之后,就慢慢引导薛奇利用“出租左手”杀掉陈军和江柏。但这里就出现了“范溪目击薛奇租江柏左手”的变数,打乱了云朵的计划。她发现了江柏没取钱,而是带上一叠白纸,就明白他是要装昏。于是她就让“陈军的鬼魂”出现,让江柏确信薛奇就是租陈军和他手的人。云朵再高价租江柏的左手阻止他自杀,租江柏的左手在薛奇面前打自己巴掌,目的是让江柏和薛奇之间关系恶化。再引着江柏租范溪的手杀了薛奇。她已经拍下了凶杀经过,范溪必会进监狱,江柏也变残疾了。

奇怪的是,范溪为什么会按照她的想法来出租左手?云朵想不通。

云朵来到山坡隐蔽的地方,这里是霍凯的坟墓。她点上香:“终于报仇了。”

话还没说完,一只左手扼住了她的脖子。范溪扭曲着脸说道:“前段时间,霍凯天天入梦要我出租左手,不然就不放过我。他原来是想配合你算计我们。你给我交出我杀薛奇的视频。”说完,他血红着双眼下死力掐,越掐越紧。云朵呼吸不畅地用手抓他的手。

忽然,范溪的手猛然一松,他的左手紧紧扼住了自己的喉咙。他向外一边吐血,一边用右手抽出尖刀,狠狠地看向不受自己控制的左手。

范溪的左手被自己砍断了,但是那只左手还是没有停下来,依旧紧紧地掐范溪的脖子。范溪目眦欲裂:“又是谁租了我的手?”

范溪渐渐没了呼吸。那只血淋淋的左手想要来拉云朵的手。

云朵向后退,依偎着霍凯的墓碑瑟瑟发抖。那只左手离开了一会儿,回来后,将一朵鲜艳的玫瑰递到了云朵的面前。她恍惚中,似乎看到了霍凯。

性感美女图片

标签:
友情链接+
商业连销制服价格 美乳 日本口番 L71-UV冲击试样缺口专用电动拉床 斗战神狸猫刀卫学徒 无线充电方案 CE认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