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保养

毒品真可怕

来源:都爱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小露坐在床上发呆,裹着毛毯,盖着被子,背靠着枕头,坐着发呆了很长时间,她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昨天夜里,我究竟看见的是人还是鬼。”

记忆中,她的眼前场景虚幻的回溯到了昨天夜里,酒吧里,灯红酒绿,一群男女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形似在地狱中乱舞的群魔,其中就有小露。

她本来是坐在酒吧角落的小桌边,安静的喝着饮料,看着手机在玩网聊,玩了一会,就被回到小桌边的阿娇拽了起来。

“别玩手机了,来这里就是寻开心的,窝在桌边太浪费了。”

小露被她拽到了群魔中间,加入了他们,扭动着身体。

突然,一只手举着一杯饮料递到眼前,她看到是阿娇的男友程生,也就是今天做东家请客她跟着阿娇来酒吧消费娱乐的人,说了声:“谢谢。”

接过了那杯饮料,咬着吸管,喝了一口,加了冰块的饮料凉透了口舌,咽下喉咙,凉透了食道,直凉到胃中,就没再喝了,拿在手上,跟着音乐的节奏,慢一拍的小幅度的继续扭动着腰。

“啊!”

一声女人的尖叫从酒吧的一个角落里传出,那里方向是厕所,男女共用的厕所,小露看见一个女人从厕所里冲了出来,扑到一个距离她最近的人的身上,瘫软了双腿,跪坐在了地上。

“死了,死了!”

她的脸上扑着白粉,加上受到惊吓失去了血色,在酒吧错乱的灯光下,像只活鬼。

有人死在了厕所里。

小露是听程生描述的现场,他是最先进厕所去看死了的人,后来的人挤满了厕所,连接警赶到的警察们都挤不进厕所的门,是费了一番工夫才将围观的人群驱赶出了厕所,腾出了空地给警察们。

死掉了的人是个女人,坐在厕所内最后一间厕格内的马桶上,头朝后仰着,枕在了马桶的水槽箱箱盖上,脖子裂开了一道又深又长的血口,血液喷溅在厕格内到处都是。

女人的双手紧握着一只残破的玻璃杯,染满了鲜红的血液,锋利的玻璃被她当做了匕首,割裂了自己的喉咙,断了气,但双手仍旧保持着紧握着玻璃杯的姿势,搭在大腿上。

光是听程生用语言描述出来的命案现场,就让小露后脊背一阵发凉。

酒吧的门口站着警察,正在给离开酒吧的人拍照,留下姓名,地址,联系电话的号码,小露跟在阿娇和程生的后面,在将警察要做记录的个人信息报给他们后,被放行出了酒吧的门,站在路边,分手道别。

“让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阿娇挽着程生的胳膊,看向小露皱了一下眉,眼色在提醒小露,拒绝掉程生的提议。

“不用了,我想走路去地铁站,路上吹吹风,让脑袋变的清醒一点。”

小露拐进了一条小巷中,穿过去可以缩短到达地铁站的距离,然后,乘地铁回到租住的公寓,洗个热水澡后躺上床睡觉,不过,今天夜里经历过了酒吧发生命案的事件后,还能睡的着吗。

小露回想着程生的话,他进厕所看到的,应该是一件自杀的现场,但是,能做到这样残忍的自杀,实在是超出了常识中的想象力,但是要说是谋杀案件,现场却又是没有挣扎打斗时必须有的凌乱痕迹,挤进厕所满足好奇心的人群,为了不给自己招惹来麻烦,都特意自觉的与血液溅满的厕格保持一段距离。

夜里的风很冷,三月里,白天感受到风吹到脸上是暖和的,但到了夜里,风吹到脸上就是寒冷的,灌进了领口里,脖子冷的缩了起来,想起来少了点遮挡寒风的东西,围巾不见了。

从家里出来时,围在了脖子上,到了酒吧里,暖和的室内环境中,她摘下了围巾,裹在了也一并脱下来的外套里,搭在了自己座椅的椅背上,等到离开酒吧时,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身,忘记了裹在外套里的围巾,掉落出来时又没有被她注意到,掉落在了小圆桌边的椅子上,或者是掉落在了小圆桌下的地上,马上赶回去拿了,再赶到地铁站,时间紧了点,但只要加快一点脚步移动的速度,就肯定不会错过了末班的地铁。

美女图片

标签:
友情链接+
磨耗试验机价格 日语版漫画 言情小说作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