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理赔

不幸的女孩

来源:都爱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我叫林悦,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也许我的童年很不幸,在我记事时起,父母就就不喜欢我,而且父亲还经常动手打我,因为我知道他们喜欢男孩,也直到我的弟弟出生,我便更加孤单了。

我恨他们,因为他们把爱给了弟弟,把独留给了我。每次与她们争吵后,我都无比难过,也很后悔。

我恨透了我的父母记得有一次我胃出血,他们连问都不问。尤其,是我那父亲,知道,我现在胃出血,还让我打扫我的卧室。还有我那更让人气愤的母亲,她是第一个知道我现在胃出血得人,而她呢?!却还是,说一些,刺激、令我生气的话。她分明知道,胃出血这个病,不能受刺激,更不能生气。可她还说一些我不爱听的、讽刺我的话。我气的,就直接与她吵了起来。我怎么会有他们这样父母,没点儿人性,没点儿亲情,更没点儿人情味儿的亲人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我所认识的父母?以前的生活,以消失足迹,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返了。但是,现在的生活,太令我毛骨悚然了。我现在,每过的一天,都心惊胆战。他们怎么会变得这么的匪夷所思了呢?我对他们觉得很陌生。不好相信,这就是我所谓的亲人……

终于有一日,在我十八岁那年,我死了。当我向奶奶诉说完我心中的委屈,我自杀在奶奶的坟墓前,任凭手腕上的鲜血流淌在地上,疼,真的好疼,那日我穿了一件红衣。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我,没错,我已经变成了一个鬼,也许我会是一个厉鬼吧!

“跟我走吧!”

一个淡淡的的声音从我后面响起,那声音中有些寂寞中带着悲凉。我转头一看,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在站我身后。

“你能看到我?”话刚出口,我才想起来,这应该也是一个鬼吧!

男子苦着一张脸:“我是鬼差,当然能看到你。”

“厉鬼不是无法转世的吗?”我问道。

男子好笑的摇了摇头,“谁说你变成厉鬼了?”

“可我明明……”

“你心里真的有那么大的怨气吗?”男子依然苦着一张脸。

“我当然恨她们,她们她们……”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跟我走吧,你的灵魂不能在阳间停留太长时间。”男子仰天一叹,心思莫测让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可以不走吗?”我试探着问道。

“十日。”

男子话毕,身子渐渐隐去,只留余音在我耳边久久不散。

我就这么死了吗?也许,还是我太冲动了,我的意识也许也就能保持七天了,喝下孟婆汤我就该消失了吧!

我的尸体被人发现,很快我的父母便来认领了我的尸体,而这一次我没有见到她们冷漠的脸,我看到的是那个男人一根接着一根的往嘴里递着烟,而那个女人竟不忍在看我的尸体,难道她也会难过?

接下来的日子,我亲眼目睹了自己的葬礼,而我留在阳间的日也只剩七天了。

白天我躲在黑暗里,只有到了晚上我才可以出来活动,我回到了家中,我习惯性的开门,手却抓了个空,苦涩的摇了摇头,对了,我已经死了。我直接穿门而入,看时间,午夜十二点。

屋子很黑,但我却能看的一清二楚,我飘进屋中,曾经我是那么的怕鬼,而如今已经竟然变成了鬼。

“爸爸妈妈姐姐不回来。”

就在我回忆间,不知何时七岁的弟弟睡眼朦胧的从房间出来上厕所,而且还看到了我,我吓得立刻飘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听见父母的房门打开的声音,接着传来父亲责备的声音:“大半夜的瞎叫什么?什么你姐姐回来了?她在也回不来了。”

“真的,我刚刚真的看见姐姐站在客厅,她看见我就跑到自己的房间了。”

“你一定是看眼花了,早些睡吧!”我听见母亲声音微颤的说道。

弟弟‘哦’了一声就回房间了,然后我就听见她们的脚步声停留在我的寝室门口,但终究没有进来。

我对父母的恨在她们在葬礼上为我落泪的时候边消去了,原来他们并不是对我毫不在乎,她们心里还是有我的,为什么我现在才明白,真的好不想离开,可是我已经死了。

这些天我一直在暗处徘徊,我不敢现身,因为我怕吓到她们,今天是距离我离开最后一日,天亮,我就该离开了。

而就在这最后一日,家中却发生了意外,煤气竟然泄露了,显然父母在睡梦中没有发觉,我飘了过去,如果我就这样把她们摇醒,她们看见死去十日的女儿突然出现在床边,不吓人才怪,想到这我进去了母亲的梦中。

“妈妈快起来,快起来,煤气泄露了。”

“啊!”母亲从梦中惊醒,我的声音还在她的耳边环绕,微微一呼吸,立刻发觉房间一股难闻的气味,立刻捂住口鼻摇醒父亲,跟父亲跑到弟弟房间抱走了弟弟,渐渐适应做鬼的我,也渐渐学会了一些让身体可以碰到东西的方法,打开了窗户,关闭了煤气的总阀门,停止煤气的继续泄漏。

做完这些事,我的灵魂极度虚弱,就在这是一个身影出现在我身边,正是那个黑衣鬼差,右手一挥,我顿时感觉不再虚弱。他微微一笑,笑容还是那么苦。

“不恨了吧?”

“恩。”我点了点头。

“跟我来。”

他带着我来到父母身前,我紧张道:“她们不会看到我们吧?”

“你当谁都可以像你弟弟那么凑巧吗?这种几率就跟你买彩票中五百万似的,如果鬼谁都能见到,那不天下大乱了,你弟弟上次只不过是凑巧罢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

“因为我一直没走,只是你道行低,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时,你看不到我而已。”黑衣鬼差得意的说道。

我心想这个鬼差还真有意思。

“刚刚是小悦救了我们啊!在梦里看见她她让我起来,说煤气泄露,让我们快起来,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选择自杀。”母亲后悔的留下眼泪。

父亲也默不作声,虽没想母亲那般嘴上说出来,但看神情也是后悔曾经那般。

后记

我在喝下孟婆汤时,我最后问了一句黑衣鬼差,“为什么要帮我?”

他微微一笑道:“我是可怜那些自杀的人,为什么不好好的活着,就跟我一样,待后悔与她已是阴阳两隔。”

美女图片大全

标签:
友情链接+
个性T恤厂家 江若宁高清 性感美腿 WDW100KN电子万能试验机 全际通物流 狗粮加工机 上海管道疏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