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品牌

暗夜惊魂

来源:都爱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唐奇是大四学生,目前是某家食品公司的见习销售员,每天都在为工作奔波,因为业绩不理想,重大的压力使他精神出现轻度萎靡。

“唐奇啊,整个团队,就你的业务没提升,你可要加把劲,多向其他同事学习学习,我相信我们公司的业务员能力是非常棒的,同时我也希望我们公司在职人员都是精英,当然这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弱者始终会被淘汰的,你要好好加油。”部门经理看着唐奇那点不景气的业绩说道。

唐奇很肯定的回答并表明了信心,实际上,他也听明白了经理的话,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一切都以业绩说话,否则只能走人。

这一天,唐奇在公司加班到很晚,同时也调查和了解周围的商圈。回家的路上碰到老同学刘志,两人在一家休闲酒吧聊起了工作上的琐事,聊着聊着,似乎忘了时间的流逝。

回家时两人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离唐奇的目的地还有段时间,刘志早已下车,可唐奇可能太困的原因,在地铁上睡着了,当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终点站,时间也是晚上23点了。出了地铁,发现周围并没有的士可叫,这个时候公交车也停运了,无奈之下只好步行到前方700多米远的公交站的士上车处打出租车。

“救命…救命…”转弯处传来女子求救的声音,出于好奇心和打着见义勇为的心态,唐奇大胆向前靠近一看,只见一道黑影残忍的杀害了一女子,看不清杀手的模样,但女子的容貌依稀可见。那张可怜和无助的脸瞬间印入唐奇脑海里。

“不,停手”唐奇忍不住喊了起来,可惜那黑影在女子身后继续砍了几刀,一滴鲜血不小心溅到唐奇的左眼,“啊”,唐奇叫了一声,条件反射的揉了下眼睛,感觉有点刺痛。

知道情况的不妙,唐奇大声朝着公交站的方向喊道:“快来人快来人,杀人了,杀人了,救命…”边喊边跑到公交站。

在公交站等的士出租车的人看到唐奇紧张的样子,得知事情的始末后,几个中年大汉跟着唐奇到了“案发现场”,可惜那里什么都没有,连血迹都不见一滴,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唐奇,甚至有人在离去的时候说他神经病。

受到周围其他人的非言非语,再回想刚才见到的那一幕,本来疲惫的唐奇心中越发无力,仿佛落入无底深渊。“不可能,不可能”,刚才真实可见的杀人场面如此逼真,左眼的痛感到现在还没消,唐奇心中诞生一阵阵惊讶,但非常的不服。

周围的灯光并不明亮,距离公交站还有400多米,周围的一切还是有点发暗的,唐奇拿起手机,开启手电筒功能,对地面十米内照着,查看后,可惜一切很正常,正常得让他无法相信。

周围的一切很安静,寂静的气氛让唐奇很压抑。“咔…咔…”突然前面发来诡异的声音,唐奇很想向前看,但还是放弃,他回头往公交站走去。

没走几步,唐奇可以清晰的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唐奇并不敢回头,因为刚刚的杀人事件让他心有余悸,万一是刚才的歹徒呢,想到那,唐奇还是有些担心受怕,他加快了步伐跑着。

突然觉得身后阵阵发凉,有只小手抓住他的衣角,由于惯性,唐奇摔倒在地。

“哥哥,我迷路了,带我回家好么。”

唐奇耳边传来可怜的声音,出于本能,他站起来转过身,用手机照着对方。确实,他看到的正是一个小男孩,只是小男孩被手机一照,双手捂着双眼。

“小朋友你叫什么,怎么迷路了?你爸爸妈妈呢?”唐奇问道,“你怎么捂着脸,别怕,哥哥就带你回家。”

“光~怕~怕~我怕光~不要…”小男孩发出骇人的声音,听得唐奇有点发毛,但出于怜楚的心理,他并没有想太多,他还是把手机挪开到一边。

当手机光线离开的那一刻,小男放下双手,张口血盆大口,两只血淋淋的双手抓向唐奇。

这时唐奇看到的是一张没有眼睛,两眼孔流着黑血的怪物,那张血肉模糊的大嘴越张越大,露出锋利的牙齿,看似要把唐奇吞掉。

“啊”,一声惊叫,打破了原本寂静的黑夜,唐奇吓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手抖的他把手机和公文包都落在了现场,自己拔腿便跑。

一切还是那么安静,只有急促的脚步声和喘气声,一脸发白的唐奇突然停下了脚步,心中便暗暗安慰自己,“不对,肯定是幻觉,一定是”。突然唐奇耳边传来熟悉的音乐“天空之城”,那是公文包里另一个手机的响声,他回过头看去,那小男孩依然在那,只是静静的蹲在公文包前,静静的淘醉着音乐。片刻,声音停止了,怪物小男孩在公文包转了一圈,“呜咔~呜咔~”,发出声音后,小男孩变本加厉的冲向唐奇。

“不”,唐奇极力地跑着,前面光线开始有些明亮。

忽然巷子里出现了几个身影挡住去路,“前面到底是人还是…”惊吓中的唐奇心里开始迟疑不定。

终于看清了对方,是几张人脸,没错,只是在微亮的灯光笼罩下显得有点发青,“大哥,大姐,快救命,后面有鬼物。”

那几个来历不明的“人”没有出声,都盯着唐奇。突然间,唐奇发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但又感觉有点陌生,“我是不是见过那个女的,在哪见过呢?”

“啊!她…”唐奇哽住了,这女不是别人,正是被杀的那一个。

这一刹那,唐奇开始绝望了,心中底线再度从惊喜中崩溃,他躲在巷子墙壁的一旁捂着嘴,心藏差点跳了出来,时而伸头出去看看。

几个“人”连影子都不见了,唐奇又向左右看了看,没有什么异常,只是身后…

他大力的喘着粗气,背脊的凉意使唐奇牙齿都不听使唤的打抖,他慢慢转过头,脸色由黄变白,直接晕倒过去。

……

“唐奇,唐奇…”,躺在医院的唐奇被呼唤声惊醒。

“我怎么在这?头好痛”,唐奇摸过发疼的头部,看着裹着纱布的小腿,不解地问他身旁的妈妈。

“你昨晚晕在东城车站附近的小巷里,一位好心的清洁大妈凌晨五点看到了你,并在一百多米远捡到你手机,妈妈才知道你出事了,难怪你昨晚没回家,妈打你电话老打不通,不知有多担心,你醒了就好,吓坏妈妈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是真实发生的,还是…唐奇无法解释。

“医生说了,你是疲劳过度,再加上脑部撞击,你已经晕迷了22个小时了。”

“啊!老妈,现在什么时候,我的工作还没跟经理汇报呢?”

“工作汇报?你疯了,以后别做这份工作了,另找轻松点的,医生说要注意别过度疲劳的作业。”

“不,这份工作才有挑战性,我不能辞职,我要证明自己。”唐奇身体依旧很虚弱,却激动的反驳他妈妈,可是想起昨晚的事还历历在目,那断头的干尸,没腿的女鬼,独眼没鼻子的男子,血口大盆的小孩…全部扑向他,那是幻觉么,这到底是怎么了。

“好了,等好了以后再说,我叫护士要来换沙布了。”

302房换沙布,护士在病房门口说道,当护士推着医用推车进来时,她嘴里明显发出阴险的奸笑。

“啊”,眼前的护士跟唐奇昨晚看到的那个被杀的女人一模一样……

美女

标签:
友情链接+
大胸美女图片 制服订制厂 深夜剧场 100KN环刚度试验机 地埋式箱泵一体化 e润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