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品牌

魂飞魄散的鬼妻

来源:都爱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聊斋志异》第八十九章

有一个姓徐的书生,在河间府的恩村当私塾先生。进入腊月,徐某放寒假回家,路上遇见一个老翁。老翁看了看他问道:“徐先生不在恩村教书了吗?明年准备去哪里教?”

徐某回答:“还教着呢。”

老翁说:“我叫施敬业,有一个外甥,想找一个好的老师,先生您若是屈尊到我家来,我给您的报酬会比恩村多一倍。”

徐某听罢答道:“多谢您的好意,但是我与恩村有约在先,应当守信。”

老者说:“守信是君子风度,可是到明年开学还早呢。我先给先生黄金一两作为聘金,暂时到我那里教几天,过完年再商量,怎么样?”

徐某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然后便跟着老翁走了三四里路,太阳落山了,才走到老者的家。徐生见大门上一排排鼓出来的大钉和装饰成野兽头的门环,显然是有身份的人家。

老者喊外甥出来拜老师,徐生一看,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老者说:“我妹夫叫蒋南川,生前做过指挥使,就留下这一个孩子,倒是不笨,只是娇惯了些。有先生您教他一个月,一定胜过他读十年书。”

不一会儿,便摆上了丰盛的宴席招待徐生,但是斟酒上菜的全是些女子。一个婢女拿着酒壶在一旁伺候,大约十五六岁,长的很美,徐生有点动心。

宴席结束,老翁便吩咐给徐生准备了床铺休息。

天不亮,少年就来读书了。徐生刚起来,就有婢女捧着毛巾脸盆来了,这个婢女正是昨晚那个拿壶的人。一日三餐,全部都是她在伺候着。

晚上,她又来打扫床铺。徐生问:“为什么没有男仆呢?”

婢女只笑不答,铺好床铺就离开了。第二天晚上,徐用调戏的话试探她,她仍是笑,也不拒绝,徐生便跟她一块睡了。

婢女对徐生说:“俺家没有男人,外头的事情全都是靠施舅舅。我叫爱奴,夫人很尊敬您,怕别的侍女干活不干净,才派我来。今天的事情千万要保密,免得被人发觉了,咱俩都丢脸。”

有一夜,两人都睡过了头,公子来上课,碰上了。徐生很难堪,心中不安。到了晚上,爱奴说:“幸亏夫人看重您,不然就坏了。公子把咱们的事揭发了,夫人赶紧捂住他的嘴,仅仅告诫我不要在您的书房逗留太久而已。”

徐生听罢,十分感激夫人。可就是她儿子不愿念书,批评了他,他母亲还心疼要讲情。时间长了,徐生便很不耐烦,生气地说:“你由着你的儿子懒,又要求我把孩子教好,这号老师我当不来!我不干了。”

夫人急忙派婢女来认了错,徐生才作罢。

徐生自从来当先生后,常想到外面看看风景散散心,夫人老是把他关在家里。有一天,徐生喝醉了酒,心里不痛快,就把婢女叫来问原因。

婢女解释说:“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怕耽误了公子的学业。先生如果真想出去走走,就请在晚上吧。”

徐生一听,生气地说:“我拿着你们的金子,就该憋死啊,晚上我上哪去啊?给我的聘金还在包里呢,还给你。”

于是拿出金子放在桌子上,立即收拾行李要走。

夫人走出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用衣袖遮住脸哽咽,让婢女把金子还给徐生,打开锁,敞开门送他走。

徐生出门,觉得门很窄小,走了几步,阳光照了进来,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是从一座塌陷的土疙瘩中出来的。

四下看了看,十分荒凉,原来是座古墓。徐生非常害怕,又感激夫人待他的仁义,便用她赏给的金子雇人把坟墓培了土,在周围种上树才回家去了。

一年过去了,徐生再次经过那里,向坟墓行了礼又赶路。远远看见那施老翁走来,微笑着向徐生问候,恳切地邀请他去家里做客。

徐生明知他是鬼,但是很想问问爱奴近来的情况,于是便跟着他去了。

只见一个院落,敲门进去,点了蜡烛与客人对坐。一会儿,老翁的妹妹蒋夫人从内室走出来,徐生第一次看见她本人,仔细端详,原来是位四十岁左右的美妇人。

蒋夫人向徐生施礼感谢,说:“我这样败落的家庭,门户冷落,先生能够把恩德施给已死的人,真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说着便落下泪来。

一会儿,蒋夫人喊:“爱奴。”

又对徐生说:“这个婢女,是我平常所喜欢的,现在把她赠给先生,您需要什么,她能懂得您的意思。”

徐生欣喜地答应了,不多时,老翁兄妹就走了,留下爱奴伺候先生睡觉。鸡叫头便,老翁便来催促起床,为徐生送行。

蒋夫人也出来,嘱咐爱奴以后好好侍奉先生,又对徐生说:“从今往后,您要保守秘密,咱两家的关系很神秘奇特,怕好事的人造谣生事,就不好了。”

徐生答应着,告了别。骑马带着爱奴来到了教书的书馆,与爱奴一起生活。

偶然有客人来,爱奴也不回避,别人也看不见她。徐生想要点什么,才一想,她就给拿来了。

到了清明节,徐生回到那古墓,爱奴下马告辞,徐生嘱咐她代向老夫人问候,爱奴点了点头,就不见了踪影。

几天后,徐生回来找她,刚想观察坟墓,忽见爱奴穿了一身华丽的衣裳坐在树底下,然后便两人一起上路了。这样年年同来同去,就习惯了。徐生打算领她回家去,她坚决不同意。

到了年底,徐生要返回老家,和爱奴约好再会的日子。爱奴送他到自己坐过的大树那,指着一堆石头说:“这就是我的坟。夫人出嫁前,我便在身边伺候着,我死后就埋在这里,先生若是再从此经过,烧一炷香凭吊我,我就会出来相见了。”

徐生回到家中,一直很想念爱奴,于是便怀着敬爱之情去坟上烧香,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爱奴的影子。

于是徐生就买了一口棺材,掘开坟墓,打算装了骨头带回家,重新安葬,以寄托爱恋之情。

坟墓掘开后,见爱奴的面色和活人一般,皮肤虽然未腐烂,可是衣裳却已经腐败,头上的金玉首饰都和刚做的一样新。

再看腰上,有裹着几块金子的包袱,他把包袱卷起来,揣进怀里,脱下袍子盖上尸体,租了一辆车拉回家去。

停到另外一所宅院,给她换上新衣,自己睡在旁边,希望出现奇迹。

忽然,爱奴从门外进来了,笑着说:“挖人家坟的贼在这里啊。前些日子有事去了东昌府,三天后回来一看,我住的房子没有了。几次受您的邀请也没有跟随您来,是因为我从小受了夫人的大恩,不忍心离开她。现在既然您已经把我抢了过来,并将我埋葬好,就是您对我最大的恩德了。”

徐生问:“古人有死而后生的,如今你的身体与生前一样,为什么不效仿古人复生呢?”

爱奴叹了一口气说:“这都是天命。世间传说的死后复生,多半都是假的。要想再站起来走路,又有什么难处呢?但是不能和活人一样,所以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说完掀开棺材躺下,尸体就自己站起来了,苗条的身段十分可人,摸摸她的身体却依旧是冰凉的。

于是爱奴又想进棺材内躺下,徐生阻止住她。她说:“夫人对我太宠爱了,我家主人从外国带回数万黄金,我偷偷地拿了一些,主人也不追问。后来我病危,又没有亲属,便藏在身上做了殉葬品。夫人为我的死哀痛得不得了,又用金玉首饰给我入殓。我的身体没有腐烂,就是因为得了金宝之气,如果在人世间,哪能长久啊?若真想让我保持活人似得身体,千万不要强迫我吃饭。不然,灵气一散,我的游魂也就消失了,便会魂飞魄散的。”

徐生建造了精美的房子,与她一起住。她的言谈,笑声全部都和常人一样,只是不吃不睡,不见陌生人。

一年以后,有一次徐生喝醉了酒,举杯把剩下的几滴强灌给了爱奴,爱奴立刻倒在地上,嘴里流出血水,一天功夫尸体便腐烂了。她的魂魄也魂飞魄散了。

徐生后悔不已,可是已经晚了,便伤心地用隆重的葬礼安葬了她。

美女图片大全

性感美女图片

标签:
友情链接+
拉力试验机 搜bt 桃色小说网 TLSW微机控制弹簧拉压试验机单臂 沥青回收 上海西门子煤气灶售后维修 邵阳工地洗车机 邪恶少女漫画邪恶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