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销量

盗命积木

来源:都爱车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干枯的尸体

厕所的灯坏了,杨若涵打着手电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的地板上。

盗命积木突然,她被什么东西跘了一跤,重重地扑倒在地上,手电摔出老远。她慢慢爬起来,摸了摸那个东西,发现表面有深深的褶皱,像一截干枯的树干。杨若涵捡回手电,朝那个东西照了一下,就在光线接触那个东西的一瞬间,尖叫声响彻整个楼层。那不是一截树干,而是一具被烤干的尸体,而杨若涵的手正摸在尸体的脸上。尸体空洞的双眼正对着她的眼睛,让她感到一种勾魂摄魄的恐惧。

她扔掉手电,发疯般跑回宿舍,关上了门。

舍友还在睡觉,整个楼道似乎没人被她的尖叫吵醒。

难道这是做梦?她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脸,很疼。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杨若涵慌张地问:“谁?”

“是我。”

她听出来是舍友唐敏儿的声音。她颤抖着打开了门:“你出去干什么?”

“上厕所啊!”

“你有没有看到一具干枯的尸体,横在厕所的地板上。”

“太黑了,我看不清。”

杨若涵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从桌上又拿起一个手电,拉着唐敏儿回到了厕所。

真的没有尸体,什么都没有。

玩积木的孩子

第二天中午,杨若涵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看见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正蹲在沙坑里,专心地摆弄着沙子和玩具。这个沙坑,以前是用来给学生练跳远的,现在已经废弃了。

“姐姐,陪我玩积木好不好?”杨若涵经过沙坑的时候,小男孩对她说。

小男孩楚楚可怜的眼神让她停住脚步,她蹲下来,轻轻抚了抚小孩的头。

“你家在哪里,怎么会到学校来玩呢?”

“我家在那边,五楼。”小男孩伸手指了指校园旁边的一座住宅楼。

原来是旁边小区的孩子。

地上有一个铁皮箱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玩具,还有一大堆很旧的木质积木,有些表面已经磨得褪色了。

突然,小男孩伸手指着旁边一个经过的女孩问道:“长发的姐姐住几楼?”

杨若涵转过头,看到小男孩指的人正是四班的班花吴密。吴密长得漂亮,更有一头秀丽的长发,追她的男生都能装满一间教室了。

“长发的姐姐住几楼?”小男孩用水嫩的眼睛盯着杨若涵,又问了一遍。

杨若涵觉得这个孩子很好笑,才几岁啊,就开始打听女生的住处了。

“你告诉我嘛!”小男孩拽住杨若涵的袖子,一脸委屈,像是要哭出来了。

“三楼,那边。”杨若涵无奈地伸手指了指宿舍楼三楼最东边的房间。

“长发的姐姐住三楼,一,二,三。”小男孩抱起一堆积木,慢慢地垒起来,一共垒了三层。

接着他从箱子底翻出一个玻璃瓶来,瓶子里装着一团黑黑的东西。小男孩将瓶子放到杨若涵的眼前炫耀似的晃了两下,杨若涵这才看清,里面那团黑色的东西是一堆纠缠在一起的虫子。

杨若涵心里感到一阵恶心,她从小就害怕爬虫之类的东西。

“姐姐,看我抓的虫虫。”小男孩打开瓶盖,捏出一条灰色的毛毛虫,放到了第三层积木上,毛毛虫慢慢地在积木上蠕动着。

“若涵,不好了,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是唐敏儿。

“怎么了?”

“隔壁宿舍的李芳芳死了!尸体正在楼下呢,而且听人说死得特别恐怖,尸体都被烤干了!”

“烤干了?”杨若涵想起昨晚她在厕所见到的那具干枯的尸体。

临走前,杨若涵回头看了看小男孩,男孩正在玩弄那只毛毛虫,他用手指轻轻地一弹,小虫就从积木顶上掉落在沙地里。接着小男孩学着汽车喇叭的声音,用手中玩具汽车的车轮压过小虫,虫子的身体在车轮下分崩离析,变成一团灰色的粘稠物。

男孩抬起头,微笑地看着杨若涵。杨若涵觉得这天真的微笑里带着不可思议的残忍。

致命约会

李芳芳确实被烤干了,而且杨若涵她们住的那层楼的厕所窗户是早已封死的,现在却不知何故被打开了。那么现在可以解释尸体是被烤干了,然后再从窗户抛下去的。可是谁会用这么繁琐和残忍的手段杀害一个女孩?

这时,手机响了。杨若涵接起电话。是唐力打来的,约她在学校门口见面。

唐力是杨若涵的男朋友,算得上是个成功人士,有房有车,还有自己的公司。杨若涵一直将他们两人的约会弄得很低调,她不想让人说她傍大款之类的闲话。最重要的是,唐力已经结婚了。

唐力的黑色轿车就停在门口。

“不是说好十二点么,怎么这么晚才来?”

“学校出事了,死了个学生。”

“学生自杀可不是新闻了。”

“只是死法很恐怖,不像是自杀的。”

杨若涵还要说下去,唐力却将一个盒子递到她面前,里面是钻戒。

“这算是求婚吗?那你妻子怎么办,你们的离婚办好了没有?”杨若涵推开了戒指。

“你不必觉得内疚,我和那个女人已经没有感情了,甚至厌恶她,而你也爱我,这有什么不对吗?”唐力小心翼翼地将戒指戴在杨若涵的手指上,“很快一切都会办妥,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

钻戒的光芒盖过了杨若涵心中的内疚,此时,她觉得追求幸福是需要狠心一些的。

约会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宿舍楼下围了很多人,杨若涵以为中午的人还没有散去。她挤进人群中,却看到令她胆颤的一幕,地上躺着的是另一具尸体,或者说是一堆血肉。杨若涵转过头,忍住恶心没有吐出来。

“这女生死得真惨,听说是从楼上掉下来,摔断了腿,又被一辆校车从身上压过去了。”

“这女生住几楼啊?”

“好像是三楼。”

“三楼都能摔死啊?”

杨若涵又看了一眼尸体,旁边那个带血的背包她认得,是吴密的。那个包很贵,吴密刚刚背出来的时候,着实让她羡慕了好一阵子。而且她肯定这个牌子的背包只有吴密有。

“长发的姐姐住三楼,一,二,三。”杨若涵想起了那个玩积木的小男孩,还有那只被他推下积木,又用玩具车轧死的毛毛虫。

她很奇怪,自己为何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也许这都是巧合,杨若涵使劲摇了摇头,跑回了宿舍。

孤身访问

一天之内,两起命案让整个校园的学生人心惶惶,最不安的人就是杨若涵了,两个学生惨死的景象,还有小男孩玩积木的情景始终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又发生了两起死亡案件,死者都是女生,其中一人是在下楼时被楼顶掉下的钢管贯穿头部而死,另一个是在搭校车时被车门卡住脖子断了气。

“死神来了,下一个就是你。”这类故事在校园里流传开来。

第二天早晨,杨若涵经过那条小路,看到沙坑边有一个玩具箱,却没见到小男孩。也许是孩子昨天玩的时候忘在这里的。

她记得小男孩告诉她,他家在隔壁小区五楼。杨若涵抱起玩具箱,朝小区走去。

箱子里还装着那些陈旧的积木,玩具车,放大镜,小塑料铲子之类的东西。玩具车的轮子上,还残留着毛毛虫身上的褐色液体。

杨若涵找到小男孩的家,按下了门铃。开门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一头不长的黑发,长得也不算漂亮,给人一种家庭主妇的感觉。

“请问你找谁?”

“你们家有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对吧?我想这些是他丢下的。”

杨若涵将玩具箱递过去。

“是我们家小宝的,谢谢你,请进来坐一会儿吧。”

家里的陈设并不奢华,但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富足的家庭。她瞥了阳台一眼,发现那个叫小宝的孩子正在搭积木,而他脚边就放着那个装满虫子的玻璃瓶。

“我们家小宝就喜欢玩积木,抓虫子。小男孩,都有点调皮对吧。”女人递过一杯水。

杨若涵的目光聚在墙上的一张结婚照上。那上面的男人有点眼熟,看起来像年轻时的唐力。

“你丈夫看起来挺面熟的。”

“你是旁边大学的学生吧,我们住在这里好几年了,也许你见过我老公呢,他叫唐力,开了一家货运公司。”

难道她就是唐力的老婆,她竟然住在这里,唐力也没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了孩子!

“他们不是要离婚了么?”杨若涵不小心说出这句话来,虽然很小声,却也被女人听到了。

“谁告诉你的,我们夫妻恩爱,家庭幸福,根本不会离婚!”女人生气地说。

往事

难道唐力在欺骗她?她想到了电影中经常出现的情节,她被一个有钱又花心的男人玩弄了。

她约唐力在一家咖啡馆见面。“我见过你妻子了,她告诉我,你们不会离婚,你也没说过你有孩子。”

“不可能,你怎么会见过她?”

“事情就是这么巧,我今天刚见过她,还是在你们家。”杨若涵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唐力盯着杨若函,像看到了鬼魅一般。

“你见到的不是我妻子,因为她半年前已经死了。”

“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半年前的一天,那时候正是咱们热恋的时候,我就将离婚的念头告诉我妻子。然后我们大吵了一架,我用脏话骂她,还用她的秃头来羞辱她。我告诉她说你有一头漂亮的长发,我对她的秃头已经厌恶到极点了。我妻子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却开始脱发了,平时,她都是带着假发的。”唐力慢慢地说着,“临走时,她对我说,你一定会后悔的。当晚,她和儿子忘记关煤气,结果发生爆炸,他们都死了。”

“那我见到的,是鬼魂?”

唐力点了点头。杨若涵呆坐在那里,恐惧渐渐袭遍全身。晚上,她失魂落魄地走回学校。

“姐姐住几楼?”她没有留意自己已经来到那条小路上,而那个叫小宝的孩子,还在沙坑里玩着积木。她没有回答,加快了脚步。过了一会,她听不见动静了,便回头看了看,小宝没有跟来。

“姐姐住几楼?”声音来自前面,杨若涵转过头,发现小宝正抱着自已的双腿,抬头望着她,那委屈的表情带着几分阴冷的气息。

“我,我住四楼。”杨若涵用手指微微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小男孩高兴地跑回沙坑了。

死神来了

那天晚上,杨若涵做了个梦,梦里唐力狠狠地打着自己的妻子,还咒骂她难看的秃顶。小宝在旁边小声说着:长发的姐姐抢走爸爸,长发的姐姐是坏人。

第二天早晨,她匆匆赶到了小宝的家里,她发现门没有锁。她推开门,里面根本不是她上次来过的那个房间,而是煤气爆炸后的一片颓废。屋子的角落放着一个玩具箱子,早已经被火焰舔舐得面目全非,箱子里装着陈旧的积木,放大镜,玩具车,塑料铲……杨若涵弯下腰摆弄着那些东西,却发现了夹杂在其中的虫子的尸骸:一只被烧焦的蚂蚁,应该是被放大镜烧死的,还有被木棍扎穿头部的甲壳虫,被卡死在玩具车塑料车门间的蟑螂……

她想起了李芳芳、吴密,还有几天前死掉的两个女孩,她们就像这些虫子一样,被小男孩虐杀,而且她们都有一头令人羡慕的美丽长发。

一切已经很明了,这孩子只打听长发女孩的住址,因为在他的记忆里,是长发的女孩毁掉了他的家庭。

“姐姐住几楼?”杨若涵想起了昨晚遇见小宝的情景。她这一两个星期因为太过紧张,没时间洗头就把头发盘起来,而昨天她刚好洗过头,所以头发散开了,是披肩的长发。这时,门开了,一个穿制服的人走进来,像是小区的保安。

“这里没有人住吗?”杨若涵问。

“这里半年前发生了火灾,烧死了一对母子。因为死过人,所以没人敢住,而且这半年里,每到晚上,房间里就传出小孩和女人的低语声,搞得周围住户担惊受怕,我就时常在这里巡逻。我说你赶紧走吧,这不是你待的地方。”保安说。

杨若涵点了点头,当她转过身的时候,发现地上的玩具箱子已经不见了。

杨若涵的脸变得煞白,她夺门而出,朝学校小路边的沙坑奔去。

来到沙坑的时候,她看到小宝还蹲在那里摆弄着他的积木,女人坐在一旁,微笑着看着儿子。

杨若涵轻轻地走近,生怕这一对亡魂会被她惊吓得失去踪影。

“姐姐住四楼。一,二,三,四。”小宝将积木慢慢地垒到四层。

“求求你,不要……”恐惧的泪水冲出杨若涵眼眶。这时女人慢慢地摘下了假发,整理着头上已经不多的白发。

小宝从瓶子里拿出一只甲虫,扔在积木的第四层上,甲虫想要寻找一条出路,却被孩子稚嫩的手挡了回来。他抬起头,对着杨若涵天真地一笑,接着拿起玩具铲,朝甲虫拍了下去……

性感美女

标签:
友情链接+
午夜福利 日本女优 免费电子书 奇闻异事 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图片 美女图片大全 美女性感图片 丝袜美女图片 大胸美女图片 美女 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图片 美女图片大全 第一网红 翘臀 社会新闻热点 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 穿丝袜 短篇h小说 美女图片大全 美腿美女 制服 世界10大未解之谜 美女制服诱惑 黑丝袜美女 比基尼美女图片 大胸妹 性感图 全本小说排行榜 性感图 亚洲成人小说 偷拍美女图片 丝袜美臀 美女制服诱惑 h小说排行榜 两性玩具 情感小说 yy小说合集 好看的种马小说 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扩肛小说 性感的美女 性感丝袜诱惑 美女视频图片 淫秽小说 重口味h小说 美女丝袜图片 性感图 美女图片网址